逆旅行人

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

是真的很有趣,也很感动。


我跟他确实应该从幼儿园开始就有交集,但这个交集仅限于见过面或者只能说是同个幼儿园。但到了小学同班两人刚一见面就都彼此很确定的说:“我们幼儿园就认识了。”上了小学因为身高原因我们活动在不同的范围内,唯一一点接触应该是有一年课间站在走廊上一人一边开始对踢【。】后来的接触就是初一半年对我不吃午饭的照顾。之后一直到初三毕业,即使是隔壁班也不过点头之交的感觉,但跟别人说到就是“啊我都跟这家伙认识快十年了”

很有趣,高中我们依旧在一个学校。真正意义上开始有接触的是高一下学期一次午休,我闲的没事又有些困扰的事,去找他聊天,从那时候开始才有更多接触,但就没有一点不适,没有尴尬,就是需要找对方的时候去找对方,没事不联系有事了对方依旧能帮忙。

这是种非常自然的熟悉感,不会因为长时间没有维系关系而生疏,见了面依旧熟稔。


不太明白为什么会觉得我在实验班的半学期是因为压力大抑郁,周围人只要稍微不那么作一点我活得能比谁都好🙃🙃🙃


“看这种不切实际的小说有什么用”


现实这么曲折意难平我看点心理安慰还碍着谁了不成?


可能是因为早上的地震给了我太大的冲击,也可能是因为当时没有我以为可以相信的人。在自然面前人都是渺小的,你不知道这个美丽的星球在下一刻会给你带来怎样的灾难,所以我一直明白【敬畏自然】四个字,不为别的什么,就凭着这股无形而强大到足以摧毁一个人、一个家庭、一片土地的力量,就值得让人敬畏。所以请懂得尊重自然,因为你永远不知道你哪次无意间的破坏,就是那蝴蝶轻扇的一次翅膀,会带来什么样的结果。


喜欢过吗?没有。

就这样了。

怎样才能去爱上一个人?

他们…都不需要我啊……

觉得很久没把一个什么人放在心上了,或许从上段恋情结束开始,或许更早,在那个人离开之后开始。

自认我不是一个积极生活的人,哪怕对自己精神状态进行一定评估后,说得多令人担忧,实际上自己还是没有往心里去的。就像那个医生说的,你如果觉得这种状态不会影响你什么,其实也不用去改变。

每天的生活索然无味,好似整个世界如同一潭死水,激不起点滴浪花。没有过分的情绪表达,人前做足了模样,转身,依旧万籁俱静。而我也并不想埋怨什么,这样的生活,很好。不需要记挂什么,想做什么放胆去做不要后悔就好了。

有人说我的环境我的条件给了我资本。可能也确实如此吧,但我认为这更多的跟人的思维方式有关,你会去想,会去思考,会对周围的事物做出独属于你的反应,而不是一味的按着寻常逻辑去面对。但为了融入身边人,有时也不得不去这么做,我也挺矛盾的,说着不屑于这般,却又不得不如此,这可能就是人的不同,与其他生物的不同。我不能因为不喜欢谁,就像护住的忠犬去吠,我得去思考,这人是否还需要来往。人总是要给自己留一条路的。

至于开始提到的放一个人在心上,无非是独处时内心自我反省时的反馈。在懂事后我会自然的选择了那个人去爱她,尽我可能让她开心。但生老病死是世间常态,我并无意去挣扎什么,记得那是个阴沉沉的冬天吧,她走了。直至今日再也没有一个人能像她那般记住我的喜好,再也没有一个人能从我一个小小的动作就明白我的想法,没有人能在我忽然想起什么事匆匆忙忙去完成时发现已经有人帮你完成。她像是内心里的另一个我,而她的消失连带的我对这个环境变得迷茫而陌生,仿佛离开的不止是她,还有一半的我。

在她离去后不久,有个男孩强行挤入了我的世界中。他,很干净,干净到让我无奈。许是性格原因我似乎比同龄人早熟了那么点点,对于这种对所有东西充满美好希望的人多少有些嗤之以鼻,但不得不承认的是,他确实改变了我一些些,让我对明天有了一点希望,而不是想着过了就过了。这种日子维系的时间不长,毕竟在思想上还是有很本质的差距,我不愿意因为我去改变他,也不想去改变。他是一个把所有事都想的很简单的人,而我也知道把事情想复杂了有多累,他没必要这样,目前的他也不承受的起,毕竟屁大点事就能伤心一天也是没谁了🙃。很自然的,我厌倦了。没有耐心也觉得没有义务在一天虚与委蛇之后还要去照顾他不知因何而来说来就来的小情绪。

之后他的行为更是让我有种我简直是瞎了眼的感觉,我大概永远无法理解一个被同一个人甩了两次的人还能如此的……死皮赖脸。可能是我对情感的淡漠,总之这段感情如今对我来说,更像是一则可有可无的小段子,有时间看看乐呵乐呵就可以了。

我并不承认我没有感情,因为在文字的世界我还能有种情感的共鸣,会随着文字而有情绪的起伏跌宕,但也无非是平静水面的小小涟漪罢了。我想找到一个依靠点,然而没有那么幸运能再遇到一个像那个人一样的了。

最亲近的人也是不能信的吧,哪怕他们没有害你的心